<sup id="gk0ye"></sup>
首頁 芙蓉樓 首頁

辛豐河達村的“救火會”

2021-05-26 14:37 來源:京江晚報

文/王禮剛

丹徒區辛豐鎮的河達村里有一間平房,里面放著一百多年前的消防設備遺存,給人一種莊重感,這便是遠近聞名從清末起家的“救火會”。

813b68fe-2b2e-4eb2-9152-17c5952e23e2

圖1

d0fb0237-2212-4391-8bdf-5e34fe254f0b

圖2

這間平房門口書寫著“河達義務消防隊”的字樣。室內存放著一臺清朝年間的水桶式人力壓水救火龍(圖1)。供臺上保存著從清朝遺傳下來的兩支老式水槍和兩頂法國騎士式救火頭盔,以及夜間照明用的即插即拔的火把燈。一塊木牌上寫著河達村消防委員會的成員名單、河達村義務消防隊成員名單和河達村義務消防隊規章制度(圖2)。另一塊木牌上寫著河達村義務消防隊社會集資情況。在裝備上,河達村是一支能力較強的民間消防隊。

河達村是一座比較大的村落,村里多為木框架結構的青磚小瓦房屋。也有蓬屋和土基草舍,家家戶戶房屋相挨較近,火災一旦發生,必會殃及四鄰。鄉村火災報警與古城報警一樣,皆以鳴鑼長短緩急,本村和鄰村聽到鑼聲必須攜帶火龍趕來滅火。發生火災,最初人們還是使用最原始方法,用臉盆、木桶到塘里端水滅火,如此杯水車薪,人們在火災面前往往是“望火興嘆”。一旦發生火災,對受災家庭或許就是滅頂之災。河達村大約是在清末民初年間,村里購置了一臺木桶式“火龍”,灌水后由人工施壓把水噴射滅火。

一年冬天的晚上,辛豐基馮村的一場大火,讓河達的“火龍”名聲大噪。當火災報警的鑼聲傳到村里,30名救火會會員迅速集結,不顧寒風刺骨,抬著“火龍”就奔赴現場投入滅火。當時有來自諫壁、辛豐等地的“火龍”共11臺。這么多的“火龍”時而出水,時而趴窩,唯獨河達村的“火龍”始終運行正常,大顯神威。于是民間有了“十一龍王戰基馮,河達神龍顯神威”的美譽。河達村的“火龍”在本村和周邊村莊撲救火災中發揮了很大作用,救了大大小小火災上百場。東南最遠的是黃墟華家村,西邊到辛豐河西,南邊到北於村,北邊到周崗夏家村,東邊到新莊及柳泉等村,只要有火警,河達的救火龍就會到那里。

河達村對火龍管理很嚴,只要有人破壞火龍,村里就會按家規處罰。老人傳說,那是在1942年,老式救火龍的銅件被盜,導致火龍不能使用。這臺火龍銅件被村里一個叫夏羊根的混混偷出去,拆了里面的鑄銅賣錢。救火的家伙被人偷了,村里兩大姓朱氏和尹氏家族的族長都非常著急,因為一旦發生火災可是人命關天,就派人到處查訪。他們把懷疑的焦點集中到河達朱氏五房后裔一個叫朱庚壽的青年人身上。經過訊問,不管朱庚壽承認不承認,朱、尹兩姓族長立馬以族規伺候,挖了一個大坑,倒入生石灰,再灌入水,石灰遇水頓時沸騰起來。族長讓人綁了朱庚壽,準備將他推入石灰坑活活煮死。

人命關天??!村里的幾位老人包括尹姓族長的弟媳都紛紛跪倒在族長面前為其求情,就在這時奇跡發生了。諫壁那邊日本人(日軍對銅等貴重金屬控制很嚴)人贓俱獲抓到了真正的竊賊夏羊根,有人到村里來核查案情。事情真相大白,朱庚壽大難不死,洗刷了冤情。朱、尹兩姓族長還專門到朱庚壽家門口燃放鞭炮,為朱庚壽祛除晦氣,親自賠禮道歉,在全村為朱庚壽恢復名譽。夏羊根則被兩姓族長處以“驅逐出村,五年不得回村”處罰,可見族規對火龍管理之嚴厲。

年代久了,村里也就形成了習俗,每年農歷九月二十三這一天,村里就把火龍抬出來舉行“祭龍”會。一是對“火龍”進行試水,看看“火龍”運轉是否正常;二來也是對參加救火會的隊員進行培訓和演練;三是告誡村民“防為上、救次之”、“防患于未然”等消防思想。祭龍結束后大家會個餐,也算是犒勞。

河達村救火會“祭龍”是在河達村村南路口的“八字斜門”牌樓處設下香案,用豬頭三牲,點燃高香高燭,義務消防隊隊員一一焚香祭拜。河達村痛感村里救火設備陳舊和局限性,全村村民捐資重新購置了一臺汽油泵的“機械龍”;延續了五十年的“河達東中救火會”也改名為“河達神龍義務消防隊”。救火會會員也擴大到鄰村,由河達、王善、上馬達三個自然村的30名青壯年組成。河達村“祭龍”這一傳統習俗達百年之久,一直傳承至今。

圖1、圖2:王禮剛 攝

責任編輯:阿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a片毛片免费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久久综合给合综合久久,AV人妻熟女中文字幕,电影大全免费观看